共享汽车如何共享安全?长沙拟出台相关管理办法

2019-11-05来源: 长沙晚报
打印

  11月3日下午,长沙河西某商业广场停车场内,一台共享汽车疑似失控,与一辆两轮电动车发生碰撞,造成1死3伤。这一事故,再次引发社会对共享汽车的关注:共享汽车平台用户审核门槛是否太低?怎样提高共享汽车的安全性?

  这两年,共享经济这把“火”烧到了汽车租赁领域,共享汽车应运而生。这种绿色便捷的出行方式,也越来越被长沙市民青睐。据统计,目前在长沙运营的共享汽车分时租赁服务提供商已有十余家。然而,共享汽车行业蓬勃发展的背后,共享汽车身份核验宽松、车况不良、押金难退、平台停摆等行业乱象层出不穷,更多人在期待这个目前仍处于“监管盲区”的行业,能早日走出监管的“灰色地带”。

  突发事故 共享汽车失控致1死3伤

  11月3日16时20分许,岳麓区奥克斯缤纷广场停车场内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现场监控显示,一台共享汽车突然快速冲出,与一台垂直方向驶来的电动车发生碰撞,电动车上的人当即飞了出去,随后汽车又撞上旁边的收费岗亭才停下,事故造成电动车上4人1死3伤。

  据知情人透露,这台共享电动汽车由一家人租用,驾驶人为59岁的鲁某某,有30多年的驾龄,事后已被警方控制。其妻子白女士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天下午事发前一家人从培训学校接孙子回家,出事时丈夫突然说“车子失控了,停不下来”。出事后,鲁先生家属立刻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交警也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并将鲁先生带走调查,4名伤者被送往湘雅三医院抢救,但电动车驾驶人杨女士不幸离世,其余三人目前病情平稳。

  记者调查发现,鲁先生一家租用的共享汽车运营方为小灵狗出行。涉事车辆车型为北汽新能源EC180,这是一台两厢四座电动汽车,最高车速为100km。事故发生后,小灵狗出行运营方表示,这台湘AD06**小型轿车被租了半年,事发前未出现异常,并不是报修状态,年检手续同样正常,下一次年检时间是2020年6月。交警表示,目前该事故发生的具体原因正在进行鉴定,还没有最终结论。

  这已经不是共享汽车第一次出此类事故了。2018年11月15日,冒用父亲的身份证和驾驶证,20岁的长沙伢子钟某竟通过“环球车享”App平台审核并租到共享汽车,返程时撞上了一对父女,致1死1重伤;2019年6月4日,湖南湘潭,一名取得驾照不足一个月的大学生驾驶先导出行的共享汽车,撞到了一名推婴儿车的34岁女子,导致1岁6个月的男婴死亡;2019年9月7日,福建厦门拿到驾照5个月的男子驾驶共享汽车,因操作不当撞死了一对情侣……酒后驾驶、肇事逃逸、行驶中自燃、轮胎破裂等共享汽车事故频发,引发了社会对共享汽车的安全问题的担忧。

在长沙一共享汽车停车点,一市民正在用车。

  使用门槛 共享汽车平台审核条件宽松

  在长沙,从2017年开始,先后有先导快线、位位用车、首汽Gofun、理想出行等多家共享汽车分时租赁企业进入市场运营,在给市民出行方式带来更多选择、给城市交通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新问题。

  多起共享汽车事故,与共享汽车低门槛使用有关。“目前多个共享汽车平台登记、注册、使用的门槛较低,使得不少刚考取驾驶证或已考驾驶证多年却未实际开车的驾驶人用共享汽车来练手,甚至很多用户是没有固定经济收入的学生。”长沙市人大代表陈树告诉记者,他曾做过实验,发现有些共享汽车租赁平台甚至可以用他人的驾驶证登记,或者“刷别人的脸”,低门槛的入市给交通安全带来了巨大隐患。

  记者也进行了小灵狗出行、首汽GoFun等共享汽车App注册体验,发现在用车前都需完成身份证认证、驾驶证认证或人脸识别,通过审核后才可用车,但各平台对用户的要求各不相同:小灵狗出行只要有身份证和有效驾驶证就可以注册租车,其长沙有关门店负责人表示,租赁车辆后,只要有合法的驾驶证,一辆车可以全家使用,对驾龄和用户年龄没有要求;GoFun出行App在“我的客服”对驾龄的要求显示为:暂不支持≥60岁用户用车。客服人员解释说,新用户注册时对驾龄是没有要求的,但60岁以上的用户无法使用,其他用户只要有驾照就可以使用,驾照在实习期的也可以使用,但不支持上高速。

  其余包括先导快线、联动云平台等多家App注册租车手续类似,几乎都是通过下载App、上传资料验证、通过App定位找车、拍下车身周边照片、扫描二维码无钥解锁等上述几个步骤,你就能开着共享汽车上路了。

  当前问题 押金难退、事故难善后

  发生事故如何精准定责、追责、维权善后也是难题。2018年12月25日晚,长沙市雨花区跳马镇,71岁的陈大爷被一名大三学生驾驶的共享汽车撞伤,每天治疗费用4000元到5000元,但该大学生是贫困学生,无力承担。共享汽车企业通过保险公司拿出了4万元,还是无法支撑后续治疗费用。不少市民表示,汽车租赁公司一般会买交强险,但真的发生重大事故,驾驶人往往只能自认倒霉。

  而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就不乏因为交通事故而引发的用户投诉,比如用户垫付了维修费、停车费后,保险理赔金、报销款迟迟不能到账,以及发生保险公司拒赔的现象。还有由于系统出错或其他原因,共享汽车平台计费时会出现混乱,也成为消费者投诉的热点。

  “打开车看到车很脏,很影响使用体验。”市民何一伟告诉记者,有几次租车都发现车况很差。对这一现象,运营方也认为,部分用户素质不佳,也导致维护困难。

  消费者所交的保证金退还问题也是难点。如2018年,长沙大道用车、位位用车都传出“跑路”新闻,一路共享、立刻出行App也已处于非正常运营状态。这些共享汽车App用户至今还面临着保证金无法退还、找不到企业相关负责人的维权困难。记者从12345市民服务热线获悉,今年9月以来就接到了对共享汽车租金、使用问题的投诉400余件,主要集中在计费混乱、押金难退、索赔繁琐、商家推诿等方面。

  长效监管 长沙正在商议出台相关管理办法

  共享汽车事故频发,有操作不当的原因,有自身质量问题的原因。究竟如何提高共享汽车的安全性?消费者使用共享汽车时又该如何规避风险?记者采访了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市交警部门、市场监督管理局,上述部门均表示,共享汽车的运营不在其监管范围。有业内人士坦言,共享汽车目前仍处于“监管盲区”,亟待出台共享汽车的相关监管政策,让共享汽车早日走出监管的“灰色地带”。

  长沙正在尝试。今年5月1日起,长沙首部关于文明行为促进方面的专项法规《长沙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草案)》正式实施。条例规定,互联网车辆租赁运营企业向社会投放共享交通工具未有效履行管理职责、影响道路交通秩序的,可以处2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

  国家层面上,6月1日,由交通运输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改委、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6部门联合印发了《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提醒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确有必要收取的,应当为用户提供运营企业专用存款账户和用户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两种存管方式,供用户选择。同时,对用户的押金和预付资金收取规定了限额。但是实际维权中,诸多5月30日之前产生的租押金问题,长沙受害者都面临无法维权的难题。

  如何真正将监管落地?陈树表示,共享汽车具有资源利用率高、用户体验轻松、价格低廉的优点,相比私车、打车、传统租车拥有独特的优势,其带来的这些问题不宜“一刀切”,否则有悖于其服务城市的目的。“比如可以引导共享汽车企业提高用户使用门槛,比如通过实际或模拟驾驶考核验证用户实际驾驶经验和技能,根据驾驶时间设定不同的操作权限,审核用户应对交通事故赔偿风险的经济承担能力等。”

  他提出,要督促共享汽车企业通过加大保险额度等市场方式,确保交通事故受损者得到适当的赔偿;要加强互联网车辆租赁运营企业准入机制,充分调研评估企业运营能力;运营过程中,加强政府部门的监管持续性和力度,实时了解企业运营情况,并对用户和潜在用户提出消费警示,将信用不良的企业及其负责人列入黑名单;对保证金被扣无法申请领回的用户提供行政、司法上的支持和援助,帮助用户及时追回保证金。记者获悉,相关管理部门也正在商议相关管理办法。

相关文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