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创新:加速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2010-12-15来源:
打印
权威解读
    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指出,我国要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坚持把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主攻方向,坚持把科技进步和创新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支撑
    嘉宾:
    郑新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梅永红(中共山东省济宁市委副书记)
    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指出,我国要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坚持把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主攻方向,坚持把科技进步和创新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支撑。
    未来五年,我国能否继续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科技创新应当如何助力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带动转型,促进发展,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引擎?推动自主创新,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型,我国已取得了哪些经验和成果?应该注意哪些问题?还需要在哪些方面改进?在近日举行的2010浦江论坛的“‘十二五’中国经济转型的战略议题”的分论坛上,企业创新,结构调整,体制改革等问题再次成为焦点话题。
     自主创新,我的利润我做主
    郑新立:“十二五”期间,自主创新是加速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核心环节。十七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要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这意味着转变发展方式的战略思路将贯穿“十二五”全过程。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需要产业结构、需求结构、要素结构、城乡结构、区域结构、内外结构等各个方面全面做出战略性调整,加快转变最核心有效的方法,就是提高我国的自主创新能力。
    比如说,深圳隔一条马路的两家公司,其中一个有自主知识产权,另一个没有自主知识产权。在有自主知识产权企业,大学生的入职工资可以达到六七千,如果愿意到海外去,一天补助可以达到几十美元,四五年下来,会有几十万的收入。而如果另一家就是搞加工贸易的企业,雇佣了上万的农民工,那么他们每人每月的工资大概也就只有一千多元。比如这是一家手机装配生产企业,那么,虽然现在它生产的手机每台能卖到3000多元,但其中70%的利润会让拥有知识产权的上游公司拿走,加工贸易企业能拿到的利润仅在20%到25%之间。因此,只有提高了自主创新能力,拥有了更多的知识产权和自主品牌,我们才能掌握企业利润最终的分配权,才能决定经济主体从市场赚的钱是装在中国人的口袋里,还是装在外国人的口袋里。
    梅永红:长期以来,对于自主创新的讨论和争论一直没有停息过。在我看来,中国要自主创新,说到底就是要通过这一战略路径,最终掌握自己的发展命运,在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和尊严。但在自主创新的过程中,肯定会有很多的坎坷。自主创新是寂寞的长跑,我们需要耐得住寂寞。如果我们没有这种勇气,没有面对各种困难和压力的勇气,没有十年磨一剑的功力,就很难走出自主创新的困扰。
    冲出“拉美陷阱”
    郑新立: 现在我国的经济消费率已经下降到了35%,消费水平明显没有和我国经济的增长趋势保持步调一致。反观美国,他拥有70%的经济消费率,这就是说,美国创造一个美元的GDP,其中有70%是用于消费。相比之下,我国经济消费率却仅停留在GDP的30%水平上,这反映出我国技术对外依存度过高,所以消费水平不可能快速提高。
    目前,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首要任务应该是调整需求结构,这就需要增加城乡居民的收入,这才能充分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但是我们也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单纯以刺激消费为目的,盲目提高国民收入水平,最后很有可能造成通货膨胀,也就成为南美经济发展的路子。南美经济发展长期依赖资源密集和劳动力密集的产业,致使南美经济始终陷入“拉美陷阱”——人均GDP在3000美元之间徘徊不前。
    目前,东南亚国家冲出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的只有日本和“四小龙”,中国现在人均GDP要达到4000美元了,我们的人均GDP能不能冲出中等收入“陷阱”,达到1万美元以上,我认为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是非常关键的,具有战略意义。
    能不能在自主创新上取得突破,以自主创新带动产业升级,关系到“十二五”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关系到今后十年到二十年中国经济总量能不能赶上美国。
     中国永远做服装鞋帽,我们能甘心吗
    梅永红:去年以来,欧美一些国家对中国实施的一系列自主创新政策联合施压,而且施压的强度非常大。他们对中国自主创新政策的关注度甚至超过了人民币汇率问题。
    为什么欧美对中国自主创新的问题如此敏感?我认为这与他们的全球化战略有着内在的联系。一位北大教授曾经在他的博客上写了这样一个故事:著名经济学家萨米尔森谈到中国和美国的产业分工时说,根据比较优势原则,中国生产服装鞋帽,美国生产飞机,这对双方都是有利的。即便是当中国提高了服装鞋帽的生产率,对美国也是有利的。但是,当中国一旦提高了航空领域的能力,将对美国的国家利益造成永久的损害。
    现在的问题在于,中国甘心永远做服装鞋帽吗?显然不能!实际上,在目前经济全球化的格局中,真正的主导者依旧是欧美国家。当他们推行经济全球化的时候,实际上存在着明显的主观倾向,那就是要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一个符合欧美国家利益的国际分工格局。当中国开始试图通过自主创新改变这种格局的时候,这些国家必然感到忧虑和不安,这也是他们对我国自主创新施压的根本原因所在。
    改造考核指标,引导国有企业增加研发投入
    梅永红: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加快经济转型能否最终实现,不仅在于对技术创新和经济转型的认识,更在于我们能不能有一种壮士断腕的勇气。我们需要的是能面对各种压力、各种困扰的决心和勇气。
    我曾经访问一个汽车企业,这家企业的老总告诉我,不是他不想创新,而是现行的一些制度让他无法创新。他谈了三点理由:第一,作为一家国有企业,面对的核心考核指标是保值增值。作为企业管理者,当然就是选择招商引资——上半年把单子签了,下半年利润就有了;第二,创新是有风险的,他不敢冒这个风险,现行的管理体制不能给企业管理者以创新失败的空间;第三,创新需要人才,很多民营企业可以为引进的人才提供百万年薪,给股权,给期权,但作为国有企业,工资总额是国家核订的,当然也就难以为所需要的人才提供优厚的待遇。
    郑新立:国有企业现在的考核主要是看两个指标:一个是当年实现利润,一个是资产保值增值。当年实现利润的考核,忽视了长远的利润的创造能力,助长了企业的短期行为;资产保值增值则只看有形资产,不看无形资产。随着技术的进步,无形资产在企业当中占的比例会越来越多,现在对国有企业资产的考核,无形资产却并没有纳入统计范畴,这种管理落后于经济发展实践的状况应该尽快改变。
    建议通过创造新的考核指标和激励机制,引导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增加研发投入。当前要调动央企研发投入的积极性,最关键的就是要改进对央企的考核标准,就是把目前过分注重当年利润和有形资产的增值变成引导企业注重创新能力的增加,创新成果的涌现和研发投入的增加。我认为通过改进考核指标是完全可以把国有企业自主创新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与民营企业一道,为提高我国自主创新能力做出更大的贡献。
     政策调整,激励企业技术创新
    梅永红:2006年全国科技大会以来,中央已经制定了77条具体的自主创新政策细则,其中三分之二都是针对企业技术创新的。这些政策的实施在很多领域已经产生了非常好的效果。以企业研发投入税收抵扣政策为例,仅2009年一年,企业就为此少交200多亿,相当于政府拿出200亿间接投入到企业的技术创新。而且这种技术创新活动都是企业基于市场需求而组织的,比政府通过项目方式支持所产生的效果要好得多。 
    再比如,在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方面,过去会更多关注企业所生产的产品,而不是企业的创新能力。新的政策更注重企业的研发投入、知识产权等创新能力指标。事实证明,这个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激发了企业技术创新的潜能。
    在制度层面上,我国现在也在做相应的调整。比如在激励企业技术创新上,从过去更多地关注技术,到今天更多地关注产业;从过去更多地关注院所和大学,到今天更多地关注企业。目前制度调整的步骤正在逐步推进,只要坚持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企业创新能力和水平一定会得到提高。 
     郑新立:企业的技术创新,需要注意充分利用国际市场的科技资源。因为现在很多的科技资源在国际市场是可以买得到的。比如说,吉利汽车买了沃尔沃,所以现在吉利的中高端汽车开发、生产水平已经超过了国内很多企业。现在我国的一些企业在开展国际并购时,通常是利用海外的银行融资,而得不到国家外汇的支持,我国拥有大量外汇储备,我认为需要合理利用这些外汇资源,为我国企业使用国际科技资源提供保障,最终为提高我国自主创新能力服务。
    经济转型,制度变革尤为重要
    郑新立:国际专利申请的数量,应该是评价一个国家自主创新能力比较直观的指标。现在国内专利申请量,实用新型专利居多,相对来说没有国际专利质量高。中国2009年共申请了8000多项国际专利,在全世界排第五位,落后于美国、德国、日本、韩国四个国家。但根据近几年我国国际专利增长趋势判断,可以预见,中国的国际专利的申请量可以超过韩国,而且也有可能超过美国。
    2009年美国申请的专利达到5万项,是中国国际专利申请量的6倍。也就是说,在创新能力上,中美的差距是一个“一比六”的关系。而从经济总量上看,中国和美国是一个“一比三”的关系。可以看到,我国的创新能力和美国的差距,比我国经济总量和美国的差距还要大一倍。由此可见,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应该是我国解决发展问题的首要任务和出路。
    特别要说明的是,在2009年我国申请的8千多项国际专利里面,有一家公司申请的数量占到了22%。这家公司就是深圳的华为。华为2008年申请的国际专利达到1600多项,在全世界排第一,2009年排到全球第二,是1800多项。我国有大量的央企和地方国有企业,还有这么多的民营企业,如果国内能再产生30个华为一样公司,我国在国际专利申请的数量上就能超过美国。但这就需要解决科技创新的机制和体制问题了。
    梅永红:我国当前面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紧迫任务。我认为这既是发展的问题,同时也是改革的问题。如果没有体制上重大突破,经济转型就不可能真正完成。从根本上说,破解经济转型的命题,也许需要在制度创新层面找到答案。
    ■ 专家观点
 
    “自主创新是加速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核心环节。十七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要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这意味着转变发展方式的战略思路将贯穿‘十二五’全过程。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需要产业结构、需求结构、要素结构、城乡结构、区域结构、内外结构等各个方面全面做出战略性调整,加快转变最核心有效的方法,就是提高我国的自主创新能力”
 
    “长期以来,对于自主创新的讨论和争论一直没有停息过。在我看来,中国要自主创新,说到底就是要通过这一战略路径,最终掌握自己的发展命运,在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和尊严。但在自主创新的过程中,肯定会有很多的坎坷。自主创新是寂寞的长跑,我们需要耐得住寂寞。如果我们没有这种勇气,没有面对各种困难和压力的勇气,没有十年磨一剑的功力,就很难走出自主创新的困扰”。
 
 
 

相关文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