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税收”为“投入” 免税政策激励科普发展

2010-03-31来源:
打印
      3月20日,为迎接“世界气象日”的到来,贵州气象科普馆和贵阳市气象局对社会公众免费开放,吸引众多参观者。图为一名小朋友在体验操作防雹增雨高炮。新华社记者 程洁摄 
  编者按 虽然近年来政府对科普的投入有了较大提高,但是经费来源渠道的单一仍然困扰着科普事业的发展。由于经费不足,绝大多数专业的科普场馆费用只够工作人员的基本工资。免税政策的出台,对鼓励科普事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尽管科普场馆和基地的门票收入在国家整个税收环节中所占比例十分小,但是对于科普单位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经费收入,更重要的是它调动了科普单位开展科普活动的积极性,发挥了科普单位本应发挥的重要职能和作用。
  ■ 新闻缘起
  近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下发了《关于继续实行宣传文化增值税和营业税优惠政策的通知》,在2010年底以前,对宣传文化事业继续实行增值税和营业税税收优惠政策,对科普单位的门票收入,以及县(含县级市、区、旗)及县以上党政部门和科协开展的科普活动的门票收入免征营业税。对境外单位向境内单位转让科普影视作品播映权取得的收入免征营业税。
  我国科普经费投入不足是不争的事实,纵观发达国家的科普投入,主要还是以捐赠为主,靠政府的捐赠引导社会和个人对科普的捐赠。那新的免费政策出台对科普经费有什么样的影响?这一政策出台的背景是什么?对我国科普工作的开展会产生哪些改变?对提高我国公众的科学文化素质又会带来哪些好处?记者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科技部政策法规司有关工作负责人。
  ■ 权威解读
  科技创新离不开科普活动,它们是一对孪生兄弟。
  尽管科普并没有科技创新那么有显示度,但是没有科普,没有全民素质的提高,科技创新也就成了无源之水。因此,不能顾此失彼。
  科技部公布的2008年全国科普统计结果显示:我国人均科普经费投入已升至1.84元,比2006年的人均1.18元增加了0.66元,平均每万人口中有科普工作者13人。这是一个增长的趋势,表明国家对科普的投入逐年加大。然而,科普经费不足依然困扰着科普事业的发展。怎样解决科普经费的来源问题,靠拨款、靠捐赠、靠自己创收?……
  我想,无论哪种方式,都离不开政策的支持。那么免税政策能从多大程度上解决经费来源问题?
  ————政策背景————
  经费来源渠道单一困扰科普事业的发展
  2002年6月29日,我国颁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将普及科学技术上升为国家意志和全体人民的意志。该法颁布实施以后,我国科学技术普及工作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国家有关部门和各地方有关单位积极组织开展科普活动。
  政府科普经费投入显著增加,2008年全国科普经费筹集额共计64.84亿元,各级政府划拨的指定用于开展科普活动的科普专项经费24.42亿元,比2006年增长56.7%。由此计算得出全国人均政府投入的科普专项经费1.84元,比2006年的人均1.18元增加了0.66元。
  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科普工作仍然比较落后,尤其在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方面的普及程度较为滞后。长期以来,我国科普事业的经费投入无法得到保证,政府作为科普事业投入主体的现状得不到扭转,虽然近年来政府对科普的投入有了较大提高,但是经费来源渠道的单一仍然困扰着科普事业的发展。由于经费不足,绝大多数专业的科普场馆等单位的费用只够工作人员的基本工资,没有工作经费,展品、设备陈旧老化,不得不靠与科普无关的经营活动维持生存,严重削弱了自身功能。
  科普作品创作人员的劳动价值得不到应有的承认
  此外,虽然我国科普工作的地位有所上升,并作为与科技研究同等重要的一个方面提出来,但是社会上对科普工作的认识仍然存在偏差,科普工作者特别是科普作品的创作人员的劳动价值得不到应有的承认,科普工作者在职称、待遇、工作、生活等方面存在的问题未能很好地解决,挫伤了他们的积极性。
  为了进一步推进科普事业的健康发展,科技部会同有关部门开展了大量的工作,积极贯彻落实科普法规定的各项工作任务,先后出台了《关于鼓励科普事业发展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科普税收优惠政策实施办法》、《关于加强科普能力建设的若干意见》、《关于科研机构、大学向社会开放开展科普活动的若干意见》等有关政策措施。其中,特别明确规定对综合类科技报纸和科技音像制品的增值税实施退税的政策,对科技馆、自然博物馆、对公众开放的天文馆(站、台)和气象台(站)、地震台(站)、高校和科研机构对公众开放的科普基地的门票收入,以及县及县以上(包括县级市、区、旗等)党政部门和科协开展的科普活动的门票收入免征营业税。
  这些政策的出台对鼓励科普事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特别是大大提高了科普工作者的积极性。多年一直从事科普工作的科技部政策法规司科普处调研员邱成利解释说,科普场馆和基地的门票收入在国家整个税收环节中所占比例十分小,但是对于科普单位来说却是一笔经费收入,更重要的是调动了科普单位开展科普活动的积极性,发挥了科普单位本应发挥的重要职能和作用。
  我们可以看到,这次的政策是一个延续性的政策,并且也有明确的时间限制。对此,邱成利表示,之所以这样规定是考虑到国家税收政策既要涵养税源,又要鼓励科普事业发展的双重作用。由于科普工作的不断发展和变化,政策制定也要随着工作的进展不断调整,更重要的是全国各地科普事业发展很不平衡,各地财政的具体管理办法也有较大差别,所以分时间段来延续政策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权威解读————
  企业向科普基地捐赠免税,拓宽经费来源
  目前,我国科普事业的投资主要是政府一家,虽然经费额度每年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但是政府的科普投资一直处于较低水平的状态,这一情况是造成我国科普事业没有长足发展的重要原因,而科普事业的蓬勃发展,离不开整个社会的共同参与,也离不开政府各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邱成利告诉记者,科普经费的来源应该包括政府、科普单位自营收入、企事业的捐款等多个渠道,对于科普单位的门票收入免征营业税主要就是为了进一步扩宽科普经费的来源,虽然经费数额很小,但对于本来经费就不充足的科普单位来说却能解决“大问题”,对于科普经费来源渠道的多元化也是一个很好的探索和尝试。
  邱成利还告诉记者,按照我国《捐助法》及财政部等部门印发的《关于鼓励科普事业发展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的规定,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通过中国境内非营利的社会团体和国家机关,向科技馆、自然博物馆、对公众开放的天文馆(站、台)和气象台(站)、地震台(站)、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对公众开放的科普基地的捐赠,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规定的,在年度应纳税所得额的10%以内的部分,财政税收单位都可以扣除。
  “这个规定就是为了拓宽科普投入的渠道,打破长期以来政府作为科普投入主体这样的现状,我们看到这个政策力度也是很大的,一些盈利都几千万、上亿元的大企业并不少,本来可以将一部分收入捐赠给科普事业,从而减免相应的税收,支持社会公益事业的发展。但目前这样的企业很少,这也是我国科普事业落后于发达国家的一个重要原因。”邱成利说,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一方面是一些企业缺少社会责任感和公益心;另外一方面,大多数企业可能还不十分了解这些政策,同时,这个政策对企业的经济效益也起不到立竿见影的作用,所以企业在这方面的积极性还未调动起来。
  邱成利表示,如果把企业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或者让国家鼓励科普事业发展的法律法规等有关政策落到实处,我国的科普投入会得到根本改变,科普工作的开展也才会更加如鱼得水。
  门票收入免征营业税,调动科普积极性
  虽然我国已经制定了科普法,但是“科普”在很多科技工作者的思想里仍然是一个多余的“负担”,而没有真正把科普的工作落到实处。邱成利表示,这种现象和目前我国强调加快科技创新的要求有着一定的关系,有关科技管理单位和科研人员把主要精力都投放在了科研上,或多或少地忽视了科普工作,但从根本上讲,科普和科技创新是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科技创新需要公众的理解和支持,因此科普以及公民科学素质的提高是科技创新的根本保障。
  “对科普单位的门票收入免征营业税,可以从侧面鼓励科研人员和有关单位对科普的热情,也是对这些单位科普工作的一种认可。因此,这对于调动科普单位的积极性帮助很大,特别是在营造开展科普、加强与公众之间的科学交流等方面起到了促进作用。”邱成利说。
  进口科普作品免税,加强国际交流和创作
  目前,我国科普作品的创作并不理想,优秀的科普作品乏善可陈。为鼓励科研人员加强科普创作,早在几年前,我国就在国家科技进步奖中专门设立了科普作品奖。对于一些创新性强、可读性强和示范带动作用明显的科普作品进行奖励。这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我国科技人员对科普工作的投入热情,但是我国科普作品的数量和质量仍然无法满足公众的需要。为此,在这一政策中,我们看到专门提出了“对境外单位向境内单位转让科普影视作品播映权取得的收入免征营业税”。
  邱成利说,这个规定可以大大提高科普单位引进国外优秀科普作品的积极性,通过引进国外的科普作品,首先能够保证让国内的公众特别是青少年观看到这些内容,增强公众和青少年学习科技知识的热情,这对于普及科学知识、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无疑是一个有效的途径。同时,通过引入这些作品,国内的科普人员可以对国外的科普工作进展有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加强国内与国外的科普交流,进一步加强国内科普创作的能力。
  邱成利表示,这些引进的科普作品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而是作为科普单位开展科普活动的一项重要内容,供广大公众观看和学习,所以这与影院播放的影片有明显的区别。
  ————延伸阅读————
  发达国家科普活动的经费主要来自捐赠
  据中国科协网站资料显示,在发达国家,政府对科普活动的经费支持主要起杠杆作用,目的是带动民间机构对科普活动和科普组织进行捐赠。
  政府捐赠:1998年3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向地处纽约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捐赠800万美元,供其兴建“全国科学素养、教育和技术中心”。美国联邦政府中支持科普最多的机构是国家科学基金会,1998财政年度,基金会专用于公众理解科学的预算额为2400万美元。
  民间团体捐赠:澳大利亚科技节的活动经费,现为70万澳元的规模,其中62%来自社会赞助。
  英国科学博物馆从1991年起设立“公司伙伴关系计划”。鼓励公司向该博物馆捐款。截至1998年5月,博物馆已有24个公司伙伴,他们共为博物馆的教育活动捐赠了44.5万英镑。大不列颠皇家科学研究与普及学会(Royal Institution或RI)从1826年开始举办圣诞科学讲座,坚持至今,影响深远。几百年来,公司赞助对圣诞科学讲座帮助不小。1997年10月,葛兰素——利康制药公司又与RI签订协议,决定为1997年至2001年这5年的圣诞讲座提供50万英镑的资助。
  科普组织能否争取到公司赞助?关键看科普活动搞得是否成功。活动参加者多,赞助商的扬名效应明显,他们今后就愿意继续赞助类似活动。发达国家的大公司每年要向公司所在社区赞助很多钱,以改善企业形象。例如,雪佛龙汽车公司每年要掏出1900万美元做这样的事,忍普公司每年向教育活动捐赠5500万美元。
  个人捐赠:1998年5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化学教授Daniel Koshland捐资2500万美元,拟在科学院总部兴建一个以其亡妻 Marian Koshland命名的面向公众的科学中心,以使Marian Koshland热爱的促进公众理解科学的事业延续下去。又如,美国房地产开发商Kenneth Behringl曾向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捐赠了2000万美元。博物馆为表示感谢,计划将一座陈列大象标本的圆形大厅命名为Behring厅。
  总之,即便在发达国家,科普所需经费也是主要靠捐赠,而不是靠创收。因此说,科普事业市场化,至少在现阶段,从总体上讲是不可行的。
 
 
 

相关文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