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城区:驻村书记守护病房内外

  • 长沙市政府门户网站    时间: 2019-03-15    来源:望城区靖港镇三桥村工作队    [打印][关闭][收藏]    字号:


“我撞死算了,我撞死算了,怎么老天这样对我!”医院重症监护室的过道里,一个泪流满面的男孩撕扯着自己的衣服,用头一次次撞击着墙壁,安静的走廊里,只听见“”的撞击声一声声回响。

“这是个疯子吧?”路过的两个妇女,悉悉索索小声议论着。

“小哥哥,小哥哥,别这样!你看,我爸爸来了!”一个十来岁、穿着校服的小女孩一脸焦急,拉着男孩子衣角叫道。

“何泽,来,过来坐!也是男子汉了,要有男子汉的样子。”一个穿着西装、个头不高的男人坐在了走廊的长凳上,语气平和地一边说,一边向小男孩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郭叔叔,我没有疯!可是我真的承受不了这种压力了!我妈癌症一直做化疗,我爸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供我上学、还要支撑母亲的医疗费和照顾她的身体,我们家已经走得很艰难了。我想着等我毕业了,可以打点工回报父母——可是你看我爸如今又这样!我怎么扛得起啊!”刚才还如同受伤的小兽一般狂躁的男孩,终于不再撞墙,可却泪流满面,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瘫坐在长凳的另一头。刚才唤他的小女孩见状,轻轻走到旁边,乖乖地趴在另一张长凳上,开始写起了作业。

“何泽,你放心,不管什么时候,都不是你一个人在扛,我在!扶贫工作队在!村委会在!党和政府在!没有过不去的坎。”中年男人拍着男孩的肩膀说,“你现在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如果你不振作起来,怎么给病床上父母信心?孩子,不管没人的时候怎么哭,答应叔叔,在父母面前要高兴点,要给他们信心走出难关。你没有时间太多悲伤,要配合我做好下面几件事,一是我帮你报了雷锋580救助,你准备好资料;二是申报网络轻松筹和扶贫网救助,准备好资料,再配合我完成申报步骤……”看着中年男人坚毅的面容,男孩不哭了。他点点头、询问了一些细节后,又拿出手机记着什么,两个人开始交流起来……

这事还得从当天上午说起——天气明朗,何泽的父亲估摸着这几天没人喊做事,就想利用空闲把自家屋顶的瓦片收拾整理一下,清理下楼顶的天沟。何泽的母亲躺在床上,看着这个厚道的男人守护着自己、为这个家里忙前忙后,脸上多出几丝笑容。由于房屋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建的砖粉二层结构,那时候底子差,砌墙没钱用好的沙子,而是用的带泥土的粉沙。经历近三十年的风雨洗刷,白色的粉底下,早已破旧不堪,经不起任何外力折腾。当何泽父亲两兄弟同时站在天沟里整理时,天沟受外力影响,向外坍塌。何泽的叔叔迅速跳趴在屋顶的瓦上,而何泽的父亲则随天沟从三楼重重掉落在地上。那一声钝响,却如一颗炸弹砸在了这个本就风雨飘摇的家里,砸在了这个原本安静的小村庄。

听到何泽父亲出事的消息,扶贫工作队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一面协调医院进行抢救和解决医疗费用问题,安排村干部做好家属的情绪安抚;指挥清理危险区域,防止二次掉落造成人员受伤。一面协调镇政府、村及邻居,帮助解决房屋坍塌部分的修复工作,解决屋顶面对春季多雨天气的问题。

跑镇上、跑区政府、跑住建部门,为这件事忙碌了一天的驻村一书记郭铁同志,晚饭后又匆忙就带着要辅导作业的自家孩子赶到了医院,于是,便出现了故事开头的一幕。

经受了脑部重创的何泽父亲,脑子里可能仅剩了妻子癌症、家庭困难等潜在记忆,一再拒绝接受抢救治疗,他在重症监护室里,疯狂地吵闹,要拔针头、输气管,要出院。经过三天的重症监护室治疗,监护室的护士实在无法控制住这个做苦力活长大的农家“疯”汉子折磨,无奈将他转入病房,交给家属护理。

“家里有沙子,我要挑出去!我不要治疗,我没病!你们害我,我拔!我拔!我要起来,我要回家!”整个病房里充满了何泽父亲近似疯狂的吵闹声。

“护士呀,你调个单独病房给这个疯子喽,伢也,咯会吵死人呢!一天24小时不停。”旁边病床上的病人和家属纷纷找护士反映。

“爸爸,不要动,要好好治疗,医生说了你不能动,肋骨断了,肺部有损伤,要休息。求您了!”何泽在一旁哀求着。

“何叔,你这样可不好啊,你治疗费用都是我们政府出资的,你再吵,我就通知医院出院,少花点钱,放弃算了喽。”吵闹中,郭书记走到了病床边,一边熟练的整理起病床边的被子,一边有些认真的说道。

几年的群众工作,天天和他们打交道,早就练就了他这双火眼金金,一眼就知道这位发疯似吵闹的汉子心里的病根在哪里。脑袋里模糊记忆和潜意识的拒绝治疗,根本原因就是舍不得钱,是家里困难,不愿给儿子太多的负担。要想他主动接受治疗,治标需治本,为了暂时解除他内心的忧虑,郭书记不得不说起了钱都是政府出资的“善意谎言”。

 “郭书记,您来了。”脑部重创后,这是何泽父亲潜意识里唯一记得并能叫出名字的人,听到是政府出资,半信半疑的他终于安静下来,嘴里迷迷糊糊的说道:“我要请你喝酒,家里有白酒……”

“郭书记,您又来了,真麻烦你每天都过来帮忙。”何泽面带歉意地说,边说边递过来一瓶矿泉水。

“何泽啊,给你放一小时的假,你天天呆在这里也累了,我陪何叔说说话。”郭书记看着何泽笑着说。

“那我出去打印店,打点资料,这里就真麻烦您了,郭书记。”何泽背起小包就往门外急忙走去。

“何叔,我知道你能听得见,也知道心里在想什么。你怕给家里增加负担,想出去就不花钱了。可是,你身体这么重的伤,你想想吵闹只会让孩子心里难受,不好好配合,快点治好,怎么出去赚钱。如果拖着不治、以后终身都赚不了钱,留下后遗症之类的,不是给家、给孩子更多的压力?”郭书记一边洗干净毛巾,帮他擦着脸,一边语重心长的劝说着。

何泽父亲不说话了,眼泪流了下来。郭书记也不说话了,就那么微笑地看着他。病房里开始弥漫一种平静而温暖的氛围……据说从那以后,何泽父亲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非常配合地吃药打针,经常还会和儿子开开玩笑。上天总是会创造很多奇迹:一个从三楼摔成重伤的人,竟然短短的一个多月就逐渐恢复了!

何泽父亲办理出院时,经过健康扶贫提高报销比例10%,扶贫特惠保报销自费部分的90%,网络众筹数万元、帮扶责任人、帮扶单位救助数千元;由于其妻子癌症,雷锋580救助他们夫妻1万多元。家里经受这么大一件事,自己没有花一分钱,出院结完帐,还多了几万元。何泽父亲拉着郭书记的手,激动地说:“谢谢书记!谢谢大家!我做梦都没想到,因祸得福啊!党和政府好啊!”

阳光下,新修的屋顶格外亮丽,走路有些蹒跚的中年男人在屋前悠闲的一圈又一圈散着小步。旁边,妻子安祥的晒着太阳。长沙某饭店厨房里,一个帅气的小伙,带着高高的厨师帽,像艺术家一样烹饪着锅里的美味佳肴。

远处,驻村工作队办公室的窗台前,隐约着看见一双微笑的眼睛,张望着这副幸福的画卷。